年轻人的泛生活方式,从展览、电竞、电音说开去 | 2019WISE超级进化者大会

 新闻资讯     |      2019-09-03 15:41

原标题:年轻人的泛生活方式,从展览、电竞、电音说开去 | 2019WISE超级进化者大会

7月9-10日,36氪在北京和上海同步举办“2019WISE超级进化者”大会,活动设有七大会场,关注企业发展变革路径、行业风向把握、零售行业的进击与蜕变、万亿企业服务市场的崛起、产业创新机会、全球化趋势与差异化需求的爆发逻辑等议题,邀请超百位行业领袖,聚焦那些引领行业变革的超级进化者的崛起之路。

少年,闲暇时候你会做什么?去看梵高、莫奈的画展,宅在家里刷斗鱼、打游戏、看IG电竞比赛直播,还是去音乐节,伴着热浪,在刺耳又不失美妙的电音里狂欢?展览、电竞、电音——这三项活动已经被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所熟知,渐渐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年轻人为什么喜欢这些活动?是什么因素在推动它们的发展?从创业角度来看有什么样的机会?在WISE 2019创享峰会上,走起创始人兼CEO 王健、钛度科技CEO SKY李晓峰、网易电音品牌 放刺 FEVER CEO Jessie Wang王缜、黑洞投资合伙人 杨蓉一起探讨了这些问题。

以下是圆桌论坛原文:

主持人:从各自的领域来说,大家觉得展览、电竞、电音市场情况如何?它们为什么会受到年轻人的喜欢?

王健:分享三个十五,第一个十五我们统计了在上海地区,每两个月看一次展览的人是15万人。第二个十五,去年的虚构包括今年的差不多都是15万人。第三个看展览的只有15%是女生,其他都是男生。

第二,我举一个例子,去年有一个很高的下载量,我们了解为什么有这么多用户的下载量,有一个撩妹的人推荐了我们,为什么推荐呢?女生会觉得他非常有文化涵养,懂艺术,给女生拍照,第一能够产生更优质的照片,第二页能够让男生更好的展现出懂艺术、懂生活的一面。

李晓峰:电子竞技在国内发展这么多年以来还是有比较大的变化,我2008年玩电子竞技的时候,国内很小的年轻人玩一些《红色警戒》这种老游戏,随着智能手机的发展,在手机上有移动端的游戏出现,比如说王者荣耀、吃鸡,他们其实给了更多中国三四线年轻人,包括四五线的这些人有更多的生活选择方式,可以通过打游戏得到自己的胜利的感觉。很多时候因为很多地方传统的体育设施可能不是那么完美的情况下,但是电子竞技和游戏能够带给他们不一样的比拼和赛场上的感觉。

展开全文

这几年的国内电子竞技市场发展比较快,前几年的时候,王思聪旗下的IG战队拿了冠军,这几年电子竞技比赛越来越多。马上这两个月DOTA也在上海开。

王缜:有数据显示,有62%的95后,也有接近70%的00是每天都在听音乐的,音乐是贯穿他们的生活,影响他们的审美包括交友的,这些年轻人你有调查问他们,他们认为这62%的年轻人说,只有音乐品位是一样的才可以一起玩耍,我觉得这个是现在很大社交的基本准则。所以电子音乐又是最贴近年轻人生活、消费,甚至他们成为主流人群以后所喜欢的音乐类型,因为也有一些艺术展览、商业演出、游戏、二次元等等都是跟游戏相关的。

杨蓉:现在95后是很大一个群体了,他们身上有鲜明的时代属性,而且正逐渐成为消费主力。在互联网上,95后是最活跃的一群人,他们的娱乐精神十足,一切皆可成段子。除了物质生活,他们还要满足自己的精神追求。

他们喜欢运动,喜欢旅行,但也喜欢宅在家,喜欢在家打游戏、睡懒觉、看视频。95后是愿意付费的一代,他们会为兴趣花钱,比如游戏道具、数码产品。也会为知识买单,比如知识付费产品,看艺术展。他们会为自己的偶像,或者是喜欢的IP买单,因此也诞生了网红经济。95后更加注重生活品质,注重产品的设计感以及文化内涵。也更加注重个人形象,有数据显示,95后男生美妆消费在快速增长。

但目前95后的收入水平还不高,主要来自于父母。因此不少年轻人会使用分期消费,比如花呗,而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作为未来的消费主力,他们是很值得研究的一个群体。

主持人:这些领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明显起势的?推动行业发展的因素有哪些?

王健:2012、2013年,我记得有一次莫奈的展览,那一次真的把上海的展览带了起来,因为那一次几十万人,也是最热的展览。这两年展览一起来,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这两年房地产特别是商业地产发展比较好,盖了这么好之后,但是缺内容,商业展览正好符合这个。第二,品牌无论是香奈儿、古驰等等,他们通过线下和艺术结合向受众推广。第三,为什么2012年展览能够火起来呢?跟智能手机、社交网络大家可以随时随地的拍照打卡,吸引更多人看展,整个智能手机社交网络的潮流助力展览有很大关系。

李晓峰:电子竞技我认为在2010年左右,之前更早的时候整个国内的网速,因为打游戏很考验电脑和电脑之间的传输速度,很慢的时候很多人在玩单机游戏。平时有时候我们展览打一些游戏,也是线下一连就可以打了,随着2010年宽带开始上来以后,优酷上面多出来很多游戏视频。包括很多在线直播网站的出现,斗鱼、虎牙、熊猫、企鹅电竞这些网站,他们可以让更多人一方面可以玩到游戏,一方面可以看到高手怎么玩游戏,也可以看到精彩的比赛,像传统的电视一样可以看,这个时候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我认为比较重要的情况就是在之前网络不发达的时候很多游戏就是单机游戏。很多游戏公司比如说暴雪,他们那个时候是收不到钱的,因为那个时候版权不是特别好,游戏公司不会刻意去办很多赛事,导致我们看不到这些精彩的内容。

随着2010年之后好游戏的出现比如说王者联盟,卖皮肤、卖道具也好吸引了年轻人,他们也赚到了钱,把钱投入到道具上面,还有包装上面,刚好讲到网络普及的发展,一下子内容也有了,明星也有了,中国喜欢玩游戏的,说白了宅在家里玩游戏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了,所以2010年之后看到飞速发展的过程,其实98年的时候就有电竞的概念,98年2010年就是很少的人在玩,2010年之后人越来越多了,尤其是5G到来的时候,电竞未来我们可以看到头号玩家电影里面更加真实,更加结合传统体育场景的出现,这是电子竞技发展的趋势。

主持人:我今天在坐地铁的时候,看到广告说上海要打造全球电竞之都,在政策层面有什么表现吗?

李晓峰:因为我们在行业内做了这么多年下来,我们也感受到政策上的变化,最早电竞可能是一小群人玩物丧志,但是这些年来从社会层面、政府层面给予的支持和肯定相应也有了。这两年我们看到英雄联盟在全中国在做赛制,每个政府都在打造当地的俱乐部,像中超一样,每个地方都有隶属于自己的战队,这样给年轻人有一个线下聚会的地方。2017年的时候,教育部也颁布了全国可以开展电子竞技专业,我相信也是参与人多了之后,发展也是需要国家引领和支持。上海打造电竞之都,也是因为这里有中国大部分的电竞俱乐部、主播和明星,一个很明显的现象就是现在还没有一个很厉害,专门培养专门的电竞人才,更多还是内部自己孵化的,相比展览和游戏来讲,我们人数不一定少,但是过程很漫长。

王缜:电音也是这样,2013年之前我相信线下的电音市场比较多,2013年有一个自己的音乐节品牌,培养了很多年轻人,培养了上万的年轻人。电音是西方的,中国人都是玩产生的乐器,所以对于中国人来说他不是那么了解,2013年开始流媒体比如说腾讯、网易音乐、QQ音乐、爱奇艺等等各种平台、音乐盒,各种宣传系统,跟西方的主流音乐也能让大众的中国人也能够看到,算是做了线上普及,年轻人对于消费升级、体验升级线下和线上的感受,包括电子音乐、游戏的发起,从那个时候慢慢从小众走向主流。

杨蓉:随着互联网、科技的发展,带来了太多新的产品和体验,这些都在影响着年轻人的思维习惯和生活方式。

另外95后从小生活在一个物质富足,精神世界也非常丰富的社会环境,他们的成长一路伴随着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他们是真正的互联网原住民,天生具备互联网思维,而且对网络的依赖度很强。而且除了物质层面,95后也非常更注重精神生活,比如看展,玩音乐,都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主持人:这些领域在供给层面表现情况怎么样?从创业的角度来看,有哪些比较好的商业机会?

王健:有多少观众今年是看过展览的。这两年展览越来越多,包括原创类的展览,包括我们跟史炎老师,李诞在上海6月份办了一个展览,来了几万人,大家对于展览的需求量很大,优质的展览很少。大家如果在国外看过展览的话,国外同样的展览无论是空间还是投入程度,比国内展览投入程度要大很多。

前两年有上海很多公司做了很多展览,他们不断的下沉到三四线城市,因为现在整个商业地产的供给量非常大,所有人开了商场最大的难题就是怎么把人吸引到商场,除了打折促销以外,怎么能够注入内容,怎么把IP内容进一步包装,其实对于二三线市场有非常大的引进的诉求。

主持人:他们想要下沉到二三四线城市的时候是自己做吗?

王健:有当地的商场或者活动公司自己去承担,第二种方式就是完全自己去办像我们在上海一样,我们也是自己找赞助去办,两种情况都有,关键看每个公司的运作能力怎么样,是不是有办活动的能力,以及IP的号召力。

李晓峰:说句实话,电竞行业我觉得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的机会。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电竞行业内最赚钱的选手和主播他们像俱乐部一样,大部分钱都被优秀的运动员拿走了。这里比较好的就是优秀的游戏,腾讯这几年大多数优秀的游戏都是在腾讯这些大公司里面,反而小公司出大游戏的机会并不是很大了。但是也有,像吃鸡也是一个韩国小公司出来。你去研发出来一款不错的电竞游戏,也能得到不错的收入,但是时间比较长。其他相对大机会来讲,我们创业的人来讲是比较少的,如果你要寻找一些还可以的,我们能够维持的这种还是不少的,现在无论是国家支持的电竞教育也好,还是新游戏出现的时候,它一定会诞生一批新的做俱乐部的,做赛事的这部分人。

像我刚才讲的,可能这个行业大部分很丰厚的利润都被我刚才讲的游戏公司、选手、主播这些机构拿走了,我们是做的一个为传统电竞玩家服务的公司,如果结合电竞,结合互联网比较难,但是不代表没有机会,我觉得相对来讲更难的一点。

主持人:中国体育装备有李宁这样的退役选手出来自创品牌,钛度科技从创始人基因上来看是比较相似的,你们怎么看待李宁的成功,钛度科技又是怎么做的?

李晓峰:我跟我投资人当时创业的时候想法上没有那么复杂,也比较简单,我们看传统体育行业像李宁这样的前辈,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出身做了运动品牌,我们觉得中国也没有很好的电竞装备的品牌,我们在这个里面想深耕做玩家们喜爱的产品。但是真正当我们开始做的时候发现,它更多的时候是考验的你在供应链或者在市场,在于这些产品本身,如何把产品打造的更好更优秀的地方去做,而不是你是不是运动员出身,是不是很有名,是不是能够很好的宣传,更多是你能不能把产品做好的方向。而且随着移动电竞到来,很多人在手机上玩电竞,不光是手机上的体验,也产生了新的机会,比如说一些手机辅助硬件,甚至包括未来有针对打游戏的游戏手机会做的越来越好,这是新的机会,对于我们来讲是大的挑战,对于我们来讲也需要我们自身去进化,去做更多的进化,因为本身我们不是产品经理出身,自然而然我们需要去下更多的工夫,去做出来更加符合玩家这样的产品。

王缜:刚才王健提到了,现在很多政府通过品牌、地产商都有空间,希望都产出更好的内容,电音也是一块,怎么做更好的内容,怎么做沉浸式的内容这也是一块商机。我们也要做更好的线下体验,我们也跟不同跨界品牌做合作,我们发现很多品牌主他们的主流消费人群已经是90、00后了,而这些人24%的开支是愿意花费在娱乐消费上面。

我这边开的一个电音学院,付费的是家长,让孩子来学习电子音乐,这是普及性的教育,一开始大家对电音比较误解,一开始都是玩物丧志,只去夜店天天蹦迪,其实也不是,电音可以应用到很多方面,比如说音乐总监,游戏,还有影视制作,最流行的影视制作这些都跟电音相关,培养专业的人才。

第二,线下体验,我们怎么跟品牌和文旅和政府做结合,给年轻人带来更好的沉浸式的电子音乐体验,包括消费升级,很多人说购物网上都可以买得到,线下花钱更多是体验是什么,这个很重要。刚才讲到电竞部分,其实现在拉斯维加斯最有名的电子音乐出品公司他们联合发布了一个大型的电子音乐还有一个沉浸式的嘉年华,我相信这样的产品未来中国也会有,也会发生,也是年轻人最喜欢的。

杨蓉:刚才晓峰说机会少,其实我们认为还是有一些机会的。年轻人对生活品质要求很高,他们注重产品体验,如果把体验做好了,他可能就会变成你的忠实用户,但如果你没有做好,他们也很容易就被别的吸引走了。

我们看好以下几个方向,首先是懒人经济,与前一代相比,年轻人更喜欢宅在家,他们在家追剧、刷朋友圈,通过网购、叫外卖来维持生活,并且愿意为此支付费用。但同时,他们又追求便利、快捷的生活,因此催生出了一系列有关吃穿住行的懒人经济。这其中还是有很大的空间。

其次是娱乐经济,与80后相比,95后普遍经济压力较小,他们兴趣广泛,用于休闲娱乐的时间更长,比如打游戏、看综艺、刷抖音,而且他们在自己兴趣方面有很强的付费意愿。因此在一些娱乐垂直领域,也依然存在着不少机会。

还有孤独经济,有数据显示,中国单身人口已经达到两亿,其中8成左右是年轻人。所以,孤独是大多数年轻人面临的情感困惑。面对孤独,年轻人通常会通过社交软件来减轻孤独感。他们在网上交友、发布动态、表达观点。通过兴趣来寻找各自的圈子,比如垂直类的游戏、音乐等社交平台。另外还有不少年轻人通过养宠物来陪伴自己,并且他们愿意在宠物身上消费,倾注感情。

所以,创业者如果能够深入去了解年轻人,他们在干什么,想什么,喜欢什么,就能从中发现机会。

主持人:中国市场跟国外相比肯定有自己的特点,那未来几年,这些行业会有怎样的发展趋势,以及怎样看待未来这些活动在年轻人生活中的地位?

王健:看展览这件事情,在国内看展览我们平台的用户大部分都是冲着拍照去的,你现场有很好的打卡装置,层次很高,能拍出高大上的照片,这个非常受欢迎。在国外看展览,大部分人还是冲着艺术本身去,这是国内和国外,大家对美史哲的重视程度,在大学有艺术类的课程,老师就会指定上你看一些展览,你为了完成作业也不得不看一些什么是艺术品这样的东西。

展览这个行业如果要像国外一样做到跟电影一样,大家可能每一周每两周去看一场电影,展览这一块的话,我觉得在教育这一块要花更多心思下去,这样以后大家不光光去拍一个照片,而是去体验一下艺术背后真正文化的东西,这是一个。

第二个,这个行业发展的话还是需要很多政策配套方面去跟上,包括企业的支持,因为目前在国内办一场艺术类的展览成本非常非常高,一个是艺术品它进入到国内,无论是从曝光还是从税务各方面其实成本非常高,再加上办活动,各种显性、隐性因素非常高。有些企业非常重视,也有企业没有把精力放到这上面来,国家在很多政策上面的支持力度也需要有更大的配合和支持。

在这里面正好再提一个行业,也是跟政策相关的,老爷车,大家可能知道在国外非常漂亮的老爷车,大家可以看到在国外是非常流行的,在国内大家觉得老爷车这个行业基本上没有什么人玩,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在国内玩老爷车的群体少于国外。

李晓峰:我刚才说的电子竞技行业其他人不好做,但是我还是很看好我们公司的,我觉得我们产品上还是挺好的。现在问题是国内和国外的区别,我觉得中国的电竞现在比国外做的都好,比国外其他国家做的都好,一方面咱们的用户基数比较大,玩游戏人比较多,王者荣耀当年有两三个亿在玩,还有吃鸡他们前几天说,每天登陆用户每天达到五千万之多。前天英雄联盟我们虽然输给了韩国,韩国比中国发展好在哪儿?我觉得中国现在比它们好了,我们并不比他们差。在未来像我刚才讲的,相对于前两年来说电竞机会不多,但是今天人民日报发了一个文章,未来或者今年电竞的专业人才缺失达到两百万之多,在未来其实有很多的机会,还是有很多创业的机会,很多岗位的出现和人才的缺失,相对国外来讲,未来中国电竞我还是很看好的,只是我们如何能够尽快的提升我们自己的能力,能够保证电竞不会走的比较偏,因为它还是有些玩物丧志的感觉在内。

电竞是我认为最不耗费运动量,而且能够达到同样跟打篮球、踢足球一样很有快感的生活方式,如果不节制的玩是有问题,如何在政府支持下更好的发展,这是我们行业面临的比较大的问题,但是总体来讲中国电竞的发展一定是领先于国外的。

王健:我跟李晓峰两个行业是矛盾的,你在家里打游戏就不会看展览,看展览就不会打游戏。

李晓峰:很多大型比赛都是在展览里面打的。

王缜:电音怎么来说,中国跟国外还是有很大很大的差别的,中国95%以上的电子音乐现场包括夜店、大型音乐场,都是EDM(音)。其实电子音乐中国算是空降的,它是没有基础教育和多元化的培养,从底层缺失的文化,这也是需要被教育的,怎么培养20多种优质的音乐类别,跟爵士相关的电子音乐,跟古典相关的电子音乐,这需要跟传统音乐做一些结合。一个是缺失它的多元化跟国外的差别,第二个跟国外很大一点也讲到政策上,因为人一旦多,聚众就会有很多问题,真正的体验是减分的,在大的场景下。

杨蓉:刚才提到老爷车在国内外的差异,其实目前总体来讲,国内外的差异已经比较小了,有好的项目在国外先起来,国内马上就会有。最大的区别在于文化背景不一样,历史积淀不同。虽然老爷车在国内不经常看到,但在三四线城市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其他的形式。

比如拼多多这样的生活方式可能大家都不接受,但不妨碍它依然有大量的年轻用户。所以不管什么样的场景,用户需求是最重要的,了解他们,知道他们需要什么才能做出好的产品,才能获得市场机会。

主持人:谢谢四位嘉宾的分享,今天我们主要聚焦在展览、电竞、电音行业来探讨一些内容,但生活方式是方方面面的,从基础的衣食住行再到休闲娱乐,背后反映的是我们对生活品质的追求在提高。需求从无到有、从有到好的过程中,还是会出现很多商业机会,希望今天的谈话能够给大家带来一些启发。